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度建设工程合同纠纷裁判意见精选(一)

发布时间:2020-05-18 09:10:09

法定违约责任的承担在合同法第107条、113条、114条有规定。实务中,约定的高额违约条款在满足一定条件下也可适用。

法定违约责任的承担在合同法第107条、113条、114条有规定。实务中,约定的高额违约条款在满足一定条件下也可适用。


1、在约定高额违约金时,若满足一定条件,可对高额违约金条款予以适用。

(2016)最高法民终106号

建设单位鑫臻公司与施工单位黑龙江建工为进行结算,解决现有纠纷,双方签订《纠纷处理协议》约定:违反本约定的一方,应向守约方支付工程总价款20%的违约金。

该协议的成立,是在当地政府在双方当事人就案涉施工已经发生较大矛盾并造成停工的情况下主持达成的:(1)其目的在于预防双方再次出现违约行为,激化矛盾;(2)该条款对双方均有适用;(3)同时,就违约金计算基数双方都应当事先在一定范围内预见。

在此背景、目的的情况下,最高法认为违约方要求调减违约金的请求不应得到支持。最终判决鑫臻公司需支付违约金1202万元。


2、建设单位对工程未获优也负有责任的,应与施工单位共同承担责任。

(2016)最高法民再134号

施工合同约定:若工程质量未达到省优工程标准,则扣除工程结算总价的3%作为违约金。

案涉工程竣工验收后,并未达到省优秀工程标准原因有二:其一,是施工单位并未提出证据证明其已向评定单位申报省优工程;其二,是在施工单位发函告知的情况下,建设单位仍要求采用其他材料,致使案涉工程不符合节能标准。

最高法认为,对于工程质量未达到省优工程标准,施工单位与建设单位均负有过错责任,应当根据过错比例,各自承担其责任,故扣除工程结算总价的1.5%。


3、施工合同无效的,请求对于合同无效存在过错的一方按照施工合同约定承担违约的责任的,不予支持。

(2016)最高法民终317号

案涉工程系应当招投标而未招投标,而被认定无效。施工合同约定“承包人不能按期完成本工程,发包人对承包人处以合同总额的3%作为罚款,在结算时一次性扣除”。建设方开发区管委会主张虽合同被认定无效,但施工方重庆建工集团对合同无效具有过错,同时确未按期完成本工程,应据此承担违约责任。最高法以没有法律依据为由,对此请求不予支持。

该判决与广东省高院2006年发布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按照《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可参照合同约定计算工程价款的,如承包人存在延期完工或者发包人存在延期支付工程款的情形,当事人应参照合同约定赔偿对方因此造成的损失。”的观点不相一致。



上一篇: 没有了